十二

没什么比此刻更棒的了,隔壁那呆瓜沉迷游戏固然不错,他也能专心工作了不是吗?但是,段誉阳为什么一定要什么恋人,仅仅是想被爱着吗?他就不怕这就是个骗局?这么一直骗着他,贺鹤的良心也过不去。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?

贺鹤想了一整晚得出的结论就是什么都不做,良心算什么,先把它盖起来吧!等赚够了钱他就回老家了,谁稀罕留在这里了,段誉阳……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

“小鹤!上班呀!”冤家路窄的又在楼下碰面了,绝对是故意的!这不是明摆着的吗,骑车还能去干嘛?郊游吗!

“是,你可别上车。你的车呢!”对啊,段誉阳不是自己有车吗?这一天天的真打算坐他的破单车上班吗?

“车啊,呵呵呵……坏了。”

贺鹤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睁眼说瞎话,“噢,我们分了吧。”“等等等等,我开玩笑的,是我不想开。我就想和小鹤在一起。”贺鹤会信他的花言巧语那就太天真了,这根本不能信,天知道他还对他瞒了多少事。不由语气变得严肃起来,“是吗?我要走了,你别挡道。”

“我说,我全说。”说着又趁其不备坐到了后座,“开车好恐怖,能不开尽量不开。我是被我哥逼的。”

贺鹤呵呵笑着说:“你这个大怂包。抓紧了,掉下去我不负责的。”不知道会不会有点太宠他了,要是太狠把他甩掉那……以后就不用睡觉了,顾虑太多真是麻烦。

载着段誉阳上班已经快一个月了,贺鹤无言地叹气,不是他不愿意,他是万不得已地必须载客。单车已经承受不住两大男人的重量了,半路直接爆胎,掉链。不得已只能停靠在路边没有什么比这更倒霉的了,然而还有更倒霉的还在后头。

这单车算是报废了,它算是付出了它最后的价值寿终正寝了,贺鹤只能把它当废品卖了,问题是现在必须快点赶到公司打卡上班,难道要牵着这车去?绝对会来不及的。

“你在那做什么。”两人身后突然传来陌生男人压抑着怒火的声音。段誉阳闻言不禁害怕得发抖,贺鹤转身一看,啧!又一个段誉阳,不过长得有点凶,其实也就三分像。仔细想想就该知道这是段誉阳的哥哥了,段誉阳不敢吭声也不敢转过来。场面顿时火热起来,不过是他哥哥单方面的怒火冲天。

“我问你话呢!”这已经是在吼了,段誉阳哥哥面露不悦。贺鹤这个外人也不能插嘴,完全把自己当个路人围观了。

段誉阳可算转过身,颤抖着道:“哥……好巧啊……我和小鹤约…会呢……”继而搂过一旁围观的贺鹤,借此缓解紧张感。这是对他哥有多大的心理阴影啊?贺鹤不好说话,呆滞着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。

“约会?这个时间?他又是谁?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吗。”段博彦严肃地一连问了几个问题,段誉阳却不敢说话了,连抬头正视都做不到。段博彦撇了一眼二人身后的破单车,气闷道:“上车。”刚才的怒火好像一瞬间就不见了,自顾自地就上车了,也不管他们的任何意见,段誉阳火速拉着贺鹤一起上去,丝毫不敢忤逆哥哥。

硝烟开始单方面的弥漫,贺鹤想他还能不能活着下去了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书末页

Copyright@2020